首页 > 名医名家 > 名医访谈 > 正文
名医访谈

医生社区专访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陈敏山教授

发布时间:2014-08-08 来源:医生社区 作者:本站记者 浏览量:718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肝胆科主任陈敏山教授是国内知名的肝癌治疗专家。自2009年起开始担任中国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1年开始代理广东省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工作,2013年11月协会换届后正式担任广东省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除了不断发展个人业务水平,在专业领域取得不俗成果外,陈教授近年来把关注的焦点更多的放到了对肝癌多学科综合治疗(multi-diSCIplinary treatment,MDT)模式的研究和推广上。在经历了近2年的酝酿及组织专家反复讨论、修改后,陈教授主持撰写了《肝癌MDT团队建立和多学科联合治疗的专家共识》。《中国实用外科杂志》“指南与共识”栏目于2014年8月刊出此文的第一部分“肝癌多学科综合治疗团队建立——广东专家共识(1)”,作者是广东省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肝胆科。这是国家级外科杂志首次发表地方专家的共识,为广东省外科学界和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在全国同行面前赢得了尊重和荣誉,本网站就此采访了陈敏山教授。


本站记者(以下简称为记):您是何时开始关注肝癌MDT?

陈敏山教授(以下简称为陈):其实肝癌治疗的MDT理念并不是我首先提出,也不是我最先倡导的,我只是沿着前辈的脚印继续把它发扬光大。事实上我所在的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肝胆科从1998年成立之初起就一直在践行和坚持着肝癌的MDT,肝胆科的创始人李锦清教授高瞻远瞩,建立了我国最早的集肝癌多种治疗方法于一体的科室,并早在2001年就以《多学科融合提高肝癌外科疗效的临床实验研究》分别获得中国高校科学进步二等奖和广州市科技进步三等奖。在他的影响下,我们科的所有医生很早开始就树立了肝癌的多学科治疗观念,身为外科医生,经过培训同时掌握血管性介入及局部消融技术,并设立了专门的肝胆科小手术室,真正把肝癌的三大治疗手段集于一体,为每一例患者打造最适合病情的个体化治疗方案。长期的实践证明这种模式是实用、科学的,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肝胆科目前仅有62张病床,规模远远小于国内一些大医院,但我们胜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利用多学科联合的优势,我科在肝癌的治疗效果及临床研究成果方面稳居全国前列。

记:是何原因促使您近年来致力于研究和推广肝癌MDT?

陈:近几十年来肝癌治疗已取得了较大的进步,但肝癌总体治疗效果仍然不理想,患者5年存活率仍不足5%。肝癌现有的治疗方法众多,包括外科手术、血管性介入、局部治疗(射频、微波、冷冻等)、生物治疗、靶向药物治疗、化疗、放疗、中医中药等,但仅依靠单一手段治疗能取得的疗效已经进入平台期,很难取得明显进步,例如,肝癌手术切除疗效最好,但术后复发率仍居高不下,单凭外科技术的改进难以解决;介入治疗中晚期肝癌的近期疗效较好,但存在难以使肿瘤完全坏死以及侧枝循环形成等问题,远期疗效不尽人意等。

肝癌的治疗极其复杂,较其他常见恶性肿瘤存在更多的困难亟需解决。我国大多数肝癌病人是合并肝炎肝硬化的“一人三病”,医生在治疗肝癌过程中既要考虑如何杀灭肿瘤,也要关注肝功能的保护和抗病毒治疗。影响肝癌预后的因素复杂且治疗方法众多,能够收治肝癌病人的临床科室有肝胆外科、普外科、移植科、放射科(影像科)、介入科、超声科、肿瘤(内、外)科、肝病内科、消化内科、传染科、放疗科、生物治疗科、中医科等,因此充分考虑个体因素的肝癌规范化治疗非常重要。

近十年来,我在外出参加学术会议交流及会诊的过程中发现,虽然肝癌MDT在我们医院已经是家常便饭,但在国内大多数综合性医院,尤其是基层医院,肝癌的多学科诊疗团队的建立与合作还停步不前。不同科室之间缺乏良好的沟通合作渠道,各学科间对彼此技术的更新发展缺乏深入了解,由于不同治疗方法的适应证存在交叉重叠,以及经济利益驱使等原因,造成部分肝癌病人长期在单一专科反复接受单一手段的治疗,难以得到合理的联合治疗。因此,自2009年担任中国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后,我感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有了推广MDT的想法。但如何拿出令同行信服的数据和方案,如何让大家都发自内心地接受肝癌MDT模式,如何团结其他学科的同行们,让他们愿意主动参与到肝癌MDT团队中来,成了我思考最多的问题。


记:近年来,您在肝癌MDT方面开展了哪些工作?

陈: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我们科李锦清教授2006年争取到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资助,主持开展了“肝癌综合治疗规范化方案的全国多中心临床研究”,2009年由他主持,我作为第二完成人的《提高肝癌治疗效果的系列研究》获得了中华医学奖三等奖,另外我本人在射频消融方面的研究也先后获得广东省科学技术二等奖和中国抗癌协会科技奖二等奖。这些成果让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肝胆科和我个人在国内肝癌治疗领域得到了肯定,我也有幸成为了卫生部全国肿瘤规范化诊疗专家委员会成员。这为我创造了更多和不同领域专家交流的机会,我把握住这些机会,多次在外科、肿瘤、介入、肝病等不同专业的学术会议发言时宣传肝癌MDT的思路和成功案例,吸引了越来越多同行的关注,包括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华西医院、福建肿瘤医院、中山一院、中山二院等“老大哥”在内的全国各地多家医院的同行们向我抛来了橄榄枝,主动要求我到他们医院做“肝癌多学科MDT团队的建立与联合治疗策略”的报告。在此过程中我感受到其实许多专家都具备肝癌MDT观念,各学科对实施MDT的呼声也很高,但缺乏对肝癌MDT团队建立和运作的系统性指导和经验,因此实施起来比较困难,因此我下决心把我们的经验整理成文发表,并把这定为我近年工作的重点目标。

2012年我开始正式着手起草关于肝癌MDT建议的草案,在此过程中借鉴了前辈专家的经验,如复旦大学中山医院叶胜龙教授总结的“三要三不要(要以病人为中心;要以疗效为目的;要以循证医学为依据。不要以自己一技之长决定病人的治疗方案;不要过多的单一治疗;不要因经济利益来决定治疗方案。)”就被写入了“MDT团队的运行及管理应遵从的原则”。我也在不同专业和年龄的专家中征求意见,集思广益,几经易稿,初步形成了《肝癌MDT团队建立和多学科联合治疗的专家建议》。2013年我们科“肝癌的个体化多学科综合治疗”又获得了广州市重大科技项目“名院名科”专项经费的支持,借助广东省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的平台,在2013年11月广东省肝癌学术年会上,我们邀请了一百多位不同专业的专家代表(含肝外科、移植科、介入科、肝病科、肿瘤内科、放疗科、病理科、中医科等)对以上《建议》进行面对面的讨论,专家们畅所欲言,互通有无,提出了很好的建设性意见,在充分沟通的基础上取得了共识,最终,在根据以上意见进行修订整理后,正式形成了《肝癌MDT团队建立和多学科联合治疗的专家共识》。

记:请谈谈您对未来工作的设想和展望。

陈:《肝癌MDT团队建立和多学科联合治疗的专家共识》正式成文和发表是一个新的起点,今后的重点将转移到在更多医院逐步推进和贯彻执行,并在执行过程中不断修订完善。一方面我将继续和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肝胆科的同事一道,贯彻和发扬肝癌的MDT模式,发挥我们自己的优势,从临床上不断改善患者疗效,同时设计实施更多更好的临床研究,争取有更多可以影响国际、国内肝癌治疗策略的成果。另一方面,我于今年申报了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肝癌MDT团队的建立与联合治疗”并获得通过,计划通过示范和交流,帮助更多医院的同行们加深对肝癌MDT团队组织建立、维护及日常模式工作的了解,日后结合各自医院的实际情况逐步组织和完善肝癌MDT团队,并逐渐形肝癌个体化MDT诊疗的理念和方法。

MDT模式已成为肿瘤治疗的国际趋势,已成为医院医疗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MDT模式可为肿瘤病人提供最佳的个体化诊疗方案及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英国已经将MDT模式作为强制标准进行推行,其他欧美国家以及国际上的肝病协会、医疗机构(如意大利肝脏研究协会)等,已发表多学科肝癌管理共识、意见或方案,这些共识或方案根据循证医学证据和专家讨论制定,在临床实践中指导治疗,实现肝癌综合管理的规范化与个体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国也能广泛推行和实施肝癌的MDT模式,让MDT成为临床实践的常态,更好地为病人服务,让每个肝癌患者从初诊开始就能得到系统的评估和治疗建议,接受到最适合自己病情的个体化综合治疗,获得更长久,更高质量的生存。同时希望不同专业的医生在MDT合作过程中也能及时跟踪肝癌相关循证指南或文献更新,不断扩展专业知识,获得宝贵的临床经验,积极开展临床合作研究,在世界肝癌治疗领域发出更多中国学者的声音。

记:非常感谢陈教授百忙之中接受我们彩色茧医学网的采访!谢谢!

陈:不客气!

文章作者:本站记者

编辑:辛荌

【友情提醒: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医生社区”,版权归医生社区所有。其他媒体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医生社区,否则请勿转载!本网站转载其他媒体文章,都会注明来源和作者,转载的目的是为观点分享、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同意转载的媒体和作者请和我们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相关评论

718人参与11条评论

230
  • 微笑
  • 撇嘴
  • 色
  • 得意
  • 吓
  • 流泪
  • 酷
  • 调皮
  • 害羞
  • 闭嘴
  • 睡觉
  • 委屈
  • 冷汗
  • 愤怒
  • 眨眼
  • 大笑
  • 惊讶
  • 难过
  • 困
  • 折磨
  • 吐
  • 偷笑
  • 可爱
  • 白眼
  • 傲慢
  • 饥饿
  • 流汗
  • 惊恐
  • 发呆
  • 憨笑
  • 大兵
  • 奋斗
  • 疑问
  • 晕
  • 抓狂
  • 嘘
  • 敲打
  • 左哼哼
  • 右哼哼
  • 拜拜
  • 擦汗
  • 抠鼻
  • 鼓掌
  • 溴大了
  • 坏笑
  • 哈欠
  • 快哭了
  • 阴险
  • 亲亲
  • 吓
  • 衰